马麟
梁山上有五个江南人士,郑天寿是苏州人,安道全、王定六、石秀、马麟都是建康府人。另外四个都有不同形式的“细腻”的一面,即使是石秀,要不动怒、没来情绪,也未必看得出到底有多强悍。而马麟的形象,则更具视觉听觉的冲击力。他是金陵城小番子闲汉出身,看来是迁居江南的少数民族或外族行伍后裔,保不准祖上五胡乱中华那会儿也曾横行沙场鬼神避(我此言有误)。不过近几代境况不佳,四处瞎混,充人耳目、帮手。可以想象,年少时的马麟自然也像邓飞那样,没条件也没心思好好学习、天天向上,提前踏入社会混帮派,当然有个性特长,会吹铁笛、品铜箫,也许祖传,也许加入帮派时投了个有才艺的师傅。估计他也遇到了和邓飞一样的问题,离开出生地,到江阳淮南去混了。不过,和邓飞相比,他似乎只表现出好勇斗狠,估计其他事儿主要由别人动脑筋,他乐得。当然,马麟的厮杀能耐也许在“不成器的小厮”面前可谓威风八面,却在祝龙跟前颇不得志,落了下风,宋江甚至要出动秦明来替换了,不过很快就和扈家妹妹双刀对双刀,风飘玉屑,雪撒琼花,争回了些面子。后来就乏善可陈了。

马麟,小说《水浒传》中人物,梁山108将之一(第六十七位),远探小彪将,江湖上人称铁笛仙。马麟早先同欧鹏蒋敬陶宗旺在黄门山落草为寇。梁山人马劫法场,在江州城救了宋江戴宗。四人率山寨人马归顺了梁山泊。使一对短刀,刀法精熟,宋江攻打祝家庄时,其与一丈青扈三娘交战,四把短刀上下飞舞,好像风飘玉屑、雪散琼花,使梁山头领对马麟刮目相看。征讨方腊时,攻乌龙岭时被白钦一标枪标下马,石宝补上一刀,将他剁死。

人物生平

地明星,铁笛仙,马麟,梁山第六十七条好汉,祖贯是南京建康人氏。原是小番子闲汉出身,吹得双铁笛,使得好大滚刀,百十人近他不得。因此人都唤他做铁笛仙。有诗为证:

铁笛一声山石裂,铜刀两口鬼神惊。

马麟形貌真奇怪,人道神仙再降生。

出场回目:第41

上山回目:第42

马麟早先同欧鹏蒋敬陶宗旺在黄门山落草为寇。梁山人马劫法场,在江州城

救了宋江戴宗。四人率山寨人马归顺了梁山泊。宋江攻打祝家庄时,马麟与一丈青扈三娘交战,四把短刀上下飞舞,好像风飘玉屑、雪散琼花,使梁山头领对马麟刮目相看。马军小彪将兼远探出哨头领第十二位。征讨方腊时,攻乌龙岭时被白钦一标枪标下马,石宝补上一刀,将他剁死。

马麟VS祝龙

马麟看见,一骑马使起双刀,来迎住祝龙厮杀。邓飞宋江有失,不离左右

马麟VS扈三娘

马麟引了人,却夺王矮虎。那一丈青看见了马麟来夺人,便撇了欧鹏,却来接住马麟厮杀。两个都会使双刀,马上相迎着,正如这风飘玉屑,雪撒琼花。宋江与众将看得眼也花了。

马麟VS白钦(石宝抢功劳)

西门乌龙岭上,马麟被白钦一标枪标下去。石宝赶上,复了一刀,把马麟剁做两段。

人物简介

梁山上有五个江南人士,郑天寿是苏州人,安道全王定六石秀、马麟都是建康府人。另外四个都有不同形式的“细腻”的一面,

即使是石秀,要不动怒、没来情绪,也未必看得出到底有多强悍。

而马麟的形象,则更具视觉听觉的冲击力。他是金陵城小番子闲汉出身,看来是迁居江南的少数民族或外族行伍后裔,保不准祖上五胡乱中华那会儿也曾横行沙场鬼神避(我此言有误)。不过近几代境况不佳,四处瞎混,充人耳目、帮手。可以想象,年少时的马麟自然也像邓飞那样,没条件也没心思好好学习、天天向上,提前踏入社会混帮派,当然有个性特长,会吹铁笛、品铜箫,也许祖传,也许加入帮派时投了个有才艺的师傅。

估计他也遇到了和邓飞一样的问题,离开出生地,到江阳淮南去混了。不过,和邓飞相比,他似乎只表现出好勇斗狠,估计其他事儿主要由别人动脑筋,他乐得。

当然,马麟的厮杀能耐也许在“不成器的小厮”面前可谓威风八面,却在祝龙跟前颇不得志,落了下风,宋江甚至要出动秦明来替换了,不过很快就和扈家妹妹双刀对双刀,风飘玉屑,雪撒琼花,争回了些面子。后来就乏善可陈了。

当他以官军校佐的身份重新踏上江南的土地时,死亡之途也从脚下开始延伸。不知道为什么,通常在马军编队的他,在富阳县的战斗中,和樊瑞等人一起作为步军突击队搞起了巷战。

身边接二连三的死亡,让他丝毫感受不到江南的暖意。白钦的标枪和石宝的大刀,最终让好汉就这样化作一道阴魂,从此在曾经酷烈、终归清冷的乌龙岭四周徘徊。可叹铁笛失音,铜刀尘封。归来,归来,金陵的老宅依旧无人打扫,睦州山岭的坟堆可有人祭扫?

史书无记载此人,是作者虚构的人物。